健康>>健康要闻

出生仅8个月患上两种白血病 年轻父母渴望孩子喊声爸妈

2017-06-05 15:10:39 来源:河北新闻网

河北新闻网讯(记者赵强)出生8个月就患上了白血病,而且一下子就得了两种类型的白血病,这种低概率的不幸,真实的降落在一个不足一岁的小男孩身上。

6月4日,当面对记者的采访时,这名患儿的父亲,31岁的郑文炳仍然无法从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此时,对于这个守候在北京儿童医院血液科层流病房外的年轻父亲来说,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听到躺在隔离病房里的儿子叫他们一声爸爸妈妈。然而,危重的病情,羸弱的身体,幼小的生命,再加上近百万元的治疗费用,都让这个来自河北邯郸农村家庭的希望突然渺茫起来。

出生8个月后开始高烧不退

四年前,出身于河北省邯郸市的一个农村家庭的郑文炳夫妇来到北京打工。两年后,丈夫郑文炳决定返回邯郸并利用自己的特长准备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而怀孕的妻子到了临产期时也辞职返回到丈夫身边。

就在郑文炳积极筹备自己的事业时,2016年6月28日,妻子顺利分娩了一个7斤多的男婴。事业即将起步,家中又添了新生命,这对郑家来说,可谓“双喜临门”。一时间,喜悦和快乐整天围绕着这个家庭。

自从儿子出生,心细的郑文炳就开始每天写日记,他要把儿子的每一步成长都记录下来。他给儿子取名郑皓祥,小名祥祥,寓意光明磊落,吉祥如意。

然而,幸福总是那么短暂。从今年的2月底开始,已经8个月的祥祥开始出现腹泻、高烧等症状。开始,小两口并没在意,以为是常见的感冒,可到了邯郸当地一家医院一检查,发现孩子的血小板偏低。在经过一些对症治疗,并使用一些激素后,这家医院的医生还是建议他们到石家庄去看看。

这时,郑文炳夫妇才开始有些慌神,赶紧带着孩子来到石家庄一家大型三甲医院就诊。也许是之前使用了激素的缘故,到了这家医院后,孩子的发烧、腹泻等症状慢慢消失了。住了几天院后,郑文炳夫妇带着孩子出院回家。

本以为幸福可以继续延续,没想到4月25日,祥祥再一次反复高烧,又住进了石家庄这家三甲医院,这次的检查结果并不乐观,孩子的血小板指数仅剩个位数,重度感染,血项三系都特别低,这家医院给祥祥定为急性髓性白血病。

“白血病!”,这三个字像晴天霹雳一样击中了这个家庭。孩子的奶奶和妈妈整天以泪洗面,而郑文炳仍抱着一线希望,他不相信自己的孩子会这么命运多舛,他寄希望这家医院的医生能把孩子救过来。

但这一次的治疗效果并不明显,两个星期后,医生建议他们转到北京治疗。

最终确诊患上了两种白血病

5月10日,一家人来到北京儿童医院。再次抽血、抽骨髓化验,很快结果就出来了。祥祥得的的确是白血病,但最终确诊却是同时患上两种白血病,嗜血综合症和急性非淋巴性白血病。

得到这个消息时,距祥祥人生中的第一个生日也仅仅一个月。祥祥的病情也让医生也大为惊讶。祥祥的主管医生说,这么小的年龄,同时得了这两种白血病,在北京儿童医院的历史中也是第一人。

据医生介绍,祥祥所患的嗜血综合症,正是因为病毒感染,以及急性非淋巴性白血病所致。这个疾病会产生很多噬血细胞,吞噬祥祥体内成熟红细胞,或幼红细胞或血小板等。因此,需要不间断的输血,输血小板,来维持目前的身体所需。不过,这种疾病在致病因素消失后,也会逐渐自愈。

比较可怕的是急性非淋巴性白血病,这种白血病较其他白血病预后差很多,也极易产生耐药性,并且复发率仍很高,长期无病生存率仅35%左右,多数病人最终死于耐药白血病。

病情得到确诊后,医生为祥祥制定了详细的治疗方案。首先要进行三个疗程的化疗,然后根据化疗的效果,决定是否进行骨髓移植。

随后,医生又向郑文炳夫妇介绍了祥祥的治疗前景,告诉他们只要坚持按医生的要求去做,孩子是很大康复希望的。

医生的这几句话让全家人从新找回了信心,郑文炳说,“只要我还活着,就不惜一切来救这个孩子。”

“他笑了,我的天空也亮了”

自从祥祥住进了北京儿童医院,郑文炳的事业也已中断。孩子的爷爷和奶奶在北京租了一间民房住了下来,每天给孩子妈妈做饭。

平时郑文炳除了给孩子妈妈送饭,就是呆着病房外的走廊里,一边随时听医生的吩咐,一边不停地往病房里张望,试图看看孩子。

因为祥祥此时的体内白细胞接近零,任何细菌和病毒都可能要命,需要一直住在无菌的层流病房里,这样郑文炳很少能见到孩子,只能通过妈妈用手机发来的照片和小视频,看看孩子的现状。

当祥祥开始第一次化疗后,强烈的药物反应让祥祥面色变得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看着曾经天真活泼的宝宝变成这样,妈妈心如刀割。

尤其在给祥祥输液时,幼小的躯体已经没有找不到进针的血管,无奈护士只好给祥祥置入了一个输液港,用一根管子从胳膊上一直穿到了心脏……说起这些,郑文炳几度哽咽。

生病入院前,祥祥已经认识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忽闪的长睫毛下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逗眼睛就笑成了月牙儿。

可自从住院,就妈妈一个人陪着祥祥在无菌病房里,现在除了妈妈,他对其他人都明显陌生许多。有时做检查,祥祥从病房里出来,爸爸难得的见上一面,短暂的眼生之后,祥祥跟爸爸还是会比较亲近,一逗就又笑了,“孩子不知道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一笑,我会在刹那间觉得阴暗的天空都亮了。”郑文炳说。

期待孩子喊一声爸爸妈妈

规范治疗后,祥祥目前的病情已得到了控制,气色和体力也逐渐在恢复,虽然有时候也会哭闹一会儿,但总体来说,孩子正在一天天好转起来,妈妈看在眼里,也赶紧把这些变化通过手机把孩子的图片和小视频发给爸爸看。

看到孩子这些向好的变化,郑文炳也很是高兴,但心情瞬间又沉了下来,祥祥巨大的医疗费用让他很是为难。

截止目前祥祥已花去了20多万元的治疗费,现在每天的医疗费用将近一万元,未来还将需要大几十万元的治疗费用,而这一切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郑文炳清楚,只要按医嘱进行治疗,祥祥就有很大的康复希望,但这笔巨额的治疗费用该如何筹措让他十分为难。

每天往返于租房与医院之间,每当看到别的父母带着孩子一起外出、玩耍,尤其听到那些孩子亲切地喊着爸爸妈妈,郑文炳就有说不出来的心酸和羡慕,“我真的好想听听祥祥喊我们一声爸爸妈妈啊!” 还有24天,祥祥就整整一周岁了。为了让这个可爱的小生命能够延续下去,让孩子的爸爸听到那一声呼叫,亲爱的你,伸出你温暖的手吧,让我们一起伸出援助之手,尽自己的微薄之力,献出一份爱心,让我们共同努力来拯救这个幼小的生命吧!

救助通道:郑文炳微信号:13643101110。

责任编辑:韩霄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